看洋人老师吐槽中国家长

前言

前阵子,毛传媒发过两篇同奥克兰ACG Parnell College 高中生何坤灵有关的报道,一个是小何同学的微信公众号文章 – 一个零零后留学生的自白:我16岁,这是我第三个回不了家的除夕》,一篇是对他的采访 – 《 留学新西兰仅两年,这名00后小留学生判若两人》。

今天,再转发一篇何同学近日的文章。这名17岁的小留学生对教育的看法值得家长朋友们了解、深思 。

 

看洋人老师吐槽中国家长
1

家长会结束后,我的地理老师一脸疲惫。上课前她问我:“James,那些中国家长实在是太凶猛了……他们为什么对孩子这么焦虑呢?”
她是个年轻的洋人老师,曾到哥伦比亚大学做过两年交换生。作为一个9年级班级的班主任,她每学期都需要与全班同学的家长们一对一的坐下交流。
“他们真的太凶猛了;”她又重复了一遍,“聊超时了倒没什么,但他们从头到尾都在问孩子有没有犯错、有没有什么可以添加的额外要求。”
“但他们的孩子才9年级啊,而且平时也不会惹麻烦,为什么这些家长却这么焦虑呢?”
这是我头一次听洋人老师吐槽中国家长,没想到她会用“凶猛”一词。但转念一想,这位老师的观察出乎意料的精确:那些紧张的中国家长们,确实就像凶猛的捕食者一样,整天死死的盯着自己的猎物;好像一有可乘之机,他们就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扑而上,把孩子的生命占为己有。

 

看洋人老师吐槽中国家长
2

这位洋人老师之所以会对中国家长们的“爱子心切”感到手足无措,是因为在英语国家的家长中,确实很少有中国父母那样无微不至的凶猛。
每到选课的时候,图书馆里总有中国留学生们互相抱怨的声音。故事的情节都一样:我想读音乐,但我妈逼我读会计;我想读文学,但我爸逼我读生物……就算是中国和新西兰之间两万里的距离,也隔不断他们的父母虎视眈眈的目光。
相比之下,我的大多数洋人同学就要放松的多:Thomas选择跳级读生物,不是因为父母的逼迫,而是因为他自己对医学的兴趣;尽管我常常告诉他人工智能会颠覆医疗行业,他还是不改自己的计划——他就是想当医生,他的父母不会干涉他的职业选择。
我跟Thomas聊起中国家长的焦虑时,他也十分不解。在他看来,周末参加八九项补习班的行为就像是军备竞赛,没有任何实际的用处。
“只要找到你擅长的事,未来是不会无缘无故溜走的。”

 

看洋人老师吐槽中国家长
3

Thomas只有15岁,按照他的阅历,自然找不到任何焦虑的理由。
但大多数中国家长们都知道,未来确实是会无缘无故溜走的:原本人人羡慕的铁饭碗,一夜间变成了破铜烂铁;原本风光无限的创业公司,巨头一入场就被碾压的灰飞烟灭。过去几十年中国天翻地覆的变化,把所有人都卷入了时代的漩涡中——世界变化的这么快,有什么理由不焦虑?
刘慈欣的科幻小说《三体》里描述了一种叫“三体人”的外星人。他们的世界有三个太阳,充满了不确定性:复杂的引力随时都可能把他们扔到黑暗之中,没人知道明天的太阳还会不会升起。
他们看到地球人的生活,感到了无比的不解:
“太阳快落下去了,你们的孩子居然不害怕?”
“当然不害怕,她知道太阳明天还会再升起来的。”
中国家长们的焦虑其实和三体人一样:我们看到了这个世界的不确定性,于是面对洋人孩子们无知的无畏,我们只感到了三体人那样的困惑、甚至是惶恐。

 

看洋人老师吐槽中国家长

4

亚马逊的掌门人贝佐斯,最近正式超过比尔盖茨,成为了世界首富。
他说,总有人问他未来十年会发生什么变化,但却没人问他未来十年什么不会变。“其实,不变比变化更重要。如果你知道什么不会变,就能围绕它建立一个长期的结营战略。”
可以说,亚马逊的成功就是因为贝佐斯对“不变”的追求:希望商品更便宜、送货更快,是所有消费者不变的需求。亚马逊把精力投入在了这两个不变的事情上,最终从一个小书商变成了全球前三的巨头,也让贝佐斯拥有了1330亿美元的身价。
的确,没人知道世界会怎么变化;但只要我们找到那个亘古不变的东西,并把所有的努力都集中到那一点之上,就有可能像贝佐斯这样用自己的思考与行动来改变世界。
至少,我们不会像三体人那样焦虑;我们不知道下一个创业风口在哪里,我们不知道读哪个专业更有前途,但我们不会面对未来惊慌失措——我们敢用行动,来坚持自己心中不变的东西。

 

看洋人老师吐槽中国家长

5

我的澳洲朋友Matiss的父亲是一名建筑设计顾问,他曾参与了2008北京奥运会时鸟巢和水立方的设计工程、以及CCTV总部大楼和港珠澳大桥的建造计划。
这样一位大咖,理应知道这个世界在多么快速的变化。但对Matiss的未来,他却一点也不像中国家长们那样焦虑:
“Matiss,你未来的职业,今天还没有被发明呢。不管世界怎么变化,你自己心中永远不变的东西,才是你成长的核心。”
面对这个充满不确定性的世界,全世界的家长似乎都分成了两派:一派是中国式的凶猛型家长,总想用军备竞赛来缓解自己的恐慌;另一排是新西兰式的绵羊型家长,看不见世界的纷繁复杂,觉得人生就是找个铁饭碗,安居乐业,岁月静好。
极少数的家长能像Matiss的父亲这样——他们知道,这世界上只有不断奔跑,才能留在原地;他们也知道,只有让孩子找到自己心中不变的能量,才能突破对不确定性的焦虑,以不变应万变。
能够像这样不焦虑、不逃避,才是真正强大的家长。

 

 

本文转自:新西兰Kiwi毛传媒

原创文章,作者:Jennifer,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byron2005.com/post-79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