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一个令人爱恨参半的地方

新西兰:一个令人爱恨参半的地方

这是一个清风明月不用买,除了清风明月什么都要买的国家

  不论是初来乍到的新移民,还是商旅,探亲归来的老移民,走出机场后第一件事就是伸出双臂(却不是拥抱前来接机的亲友),张开双唇(却不是亲吻阔别多时的爱人)先拼命地深呼吸,让那两片在祖国故乡饱受灰尘废气蹂躏的肺叶,接受带著青草甜味的纯氧的洗礼。从机场回家的路上,无边无际的绿色令眼球有点晕眩。白衬衣可以穿一个礼拜都不用洗,而穿黑皮鞋竟可以经年不用擦。


  倒完时差,热心的老移民朋友毫无例外的先把你拉到伊甸山顶,一树山顶,让你饱览天空塔和奥克兰东西沿海的城市风景线。你于是毫无例外的感叹道:“果然是个最适合人类居住的城市啊!!!!!!”


  于是你踌躇满志的开始你的安居工程。首先当然是开门七件事。到华人超市采购一车菜米油盐回来,把账单的总数先乘以五,我的妈呀!!!咋这么贵呢???反复核算几遍,确认无误。明白了12%购物税的铁的事实。在后来的安居工程各环节都感受到纽币折合成人民币的那种切肤之痛,也开始厉行节约闹革命:可以不买的坚决不买;可买可不买的尽量不买;非买不可的熬到减价再买。你于是毫无例外的感叹道:“原来是个最适合有钱人居住的城市啊!!!!”


这是一个让乡下人变成城市人,城市人变成乡下人的地方


  有一种有趣的现象不知你是否留意到:来到新西兰而怨声载道或追悔莫及或干脆就打道回府的,几乎都是来自都市的移民。我还没听说过来自珠江三角洲或福建农村地区的农民兄弟们有什么牢骚。恰恰相反,最能够切身体会到资本主义的优越性的,正是这些来自贫穷乡村的兄弟姐妹们。同样是洗碗,帮厨,剪草,清洁,车衣,保姆,在这里他们可以月入逾万(人民币),差不多是国内一整年的收入!几年下来,车子有了,房子也有了。李宁牌运动衫换成耐克,秀水街冒牌货换成如假包换的GAP,TOMMY,CK,POLO。化妆品也非CD,资生堂不可。悄悄然改掉了随地吐痰的习惯,言谈中也经常有英语单词点缀其间。购物办事自觉排队,开车懂得礼让行人。他们终于攀上这个都市的边缘,以其刻苦耐劳,锲而不舍的坚韧精神向都市的圆心尽量靠拢。



  大城里来的人却反其道而行之。多数来自都市的移民,在原居地都已经提前迈向小康,部分更是小资得可以。来到这里以后,先是屈尊租住条件不怎么样的出租屋,或是霉味四溢,楼板唧唧作响的破旧公寓,每天看著乡下房东的苦瓜脸过日子。那滋味就别提了!后来总算在郊区买了栋房子。于是开始自己剪草,油漆,修补屋顶,疏通堵塞的下水道。后花园搭起了瓜棚,种上了番茄,黄瓜。。。总之,在短短一两年内所从事的体力劳动比前半生加起来还多。在臭氧层破洞的奥克兰天空下,晒的皮肤黝黑,指甲缝里残余的油漆尘垢挥之不去,西装革履早已是束之高阁,成天是T恤,烟囱短裤和运动鞋,甚至做赤脚大仙。全无昔日儒雅之风,平添洋插队知青之气。


这是一个穷人打得起高尔夫,富人请不起司机的地方


这个国家的另一种魅力在于:在国内被视为奢侈的享受在这里却变得如此平民化。高尔夫,网球,打猎,滑雪,开游艇出海钓鱼。。。,这都是连救济金领取者都玩得起的玩意儿。在国内连高尔夫球棍有多少根都搞不清楚的人,在这里却可以天天下班后跑到练习场猛削草皮。


  反而在国内称得上富豪级的人士,在这里的生活没有那么写意和自在。不错,好多人在东区、北区、中区里的豪宅区置下百万豪宅,车库里名车数部。不过,女主人每天光洗那四五个洗手间就累得哮喘病发。男主人也要放下身段,亲自为名贵的保时捷,奔驰,宝马提供人手洗车服务。


这是一个蓝领挣钱比白领多的地方


  最近闹的纷纷扬扬的货柜司机罢工事件余波未了。他们争取的待遇可能会让北京的士司机气得满腔国骂脱口而出。护士,垃圾工,修路时举牌子指挥交通的金发女郎。。。他们的时薪说出来会把你吓出个心脏病来。而银行柜台出纳员,电话接线生可能赚得还不洗厕所的清洁工多。您要是水管漏水,厕所堵塞,试试叫个专业水管工上门,捣鼓15分钟修好了,要价160块。电路老化了,叫个洋人电工来,不算材料费,一上天花板就要一千大洋,换成人民币5000块,足以吓死你。“脑体倒挂”在这里是那么的理直气壮,教授改行当大厨,大学毕业当伺应就不足为奇了。


这是一个投资移民报税收入低于贫困线的国家


  尽管海外资产法象只纸老虎一样对着海外移民虚张声势,多少一次性付款买下名车豪宅的隐形富翁们每年上报的收入不会超过八千纽币。我要是税务局的稽查员,不用别的,就让他们解释:如何用这八千元来维持每年过万的地税和几部车的保险(即使我接受他们一家人有不吃不喝的特异功能)。


这是一个难民可以免费镶牙,公民却要自费洗牙的城市


  新西兰的难民政策赵忠祥那张老脸还要松弛。由国际人蛇集团安排的非法入境者,在飞机上撕毁自己的旅游证件和身份证明冲进马桶后,迈出机舱门时向移民局官员宣称他们在原居地饱受政府迫害,马上就可以享受到免费医疗,救济金,法律援助提供的免费律师与翻译。在经过难民律师的点拨迷津之后,他们向难民委员会提供一个比“卖花姑娘”还悲惨的故事,等候排在一两年后的难民聆讯。这段时间他们可一边领救济金一边非法打工,在慷慨的新西兰政府的保护下,在经济上先打一个翻身仗。等到聆讯那一天,在庭上声泪俱下地把那个连自己都不相信的悲惨故事复述一遍,让年薪近十万的难民委员会委员(都是执政党委任的肥缺)红肿着双眼点头称是,就可以顺理成章的申请永久居留权PR了。我就纳闷:真正受迫害的难民,从那里筹措几万美元给人蛇集团作为偷渡费呢?


  而那些循正当途径申请,交纳了几百块块大洋入境费的正牌移民,则是买足了医疗保险还要自费洗牙。眼睛验光配镜保险也不管。我就纳闷了:这牙齿眼睛不也是身体的一部分么?敢情就因为这两样器官没有皮肤包住,医疗保险也就不包了!


这是一个汽车教练考不到驾照,师奶分不清左快右慢的城市


  在新西兰,汽车已经不是一种奢侈品,而是一种必需品。考驾照也成了令新移民爱恨参半的经历。对华人算是格外开恩,可以中文考笔试。都是选择题,当场用硬币刮开你认为正确的答案,当时就知道通没通过,本人倒是拿了100分。新西兰没有练车场,练车就在公路上,请教练40块左右一小时。路考用自己的车,考官打分。多少在国内是驾驶学校的资深教练,都在新西兰的阴沟里翻车,屡考屡败。要不怎么会有贿赂考官非法获取驾照的丑闻呢?但本人考一次就过了,考官说,YOULOSTMANYPOINTS,BUTYOUMADEIT!你丢了很多分,但你通过了!乐得我跳起来。想起国内路考,我不小心挂档出响声,就废了,那鸟警察根本不和你讲道理!这考官是个五十来岁的老头,和蔼友好,知道我是中国人,就跟神聊他17岁的时候去过香港的事!当场就签发临时驾照,四天后正式驾照就寄到我家里了,有效期10年!路考,主要考你的安全意识,只要你显得小心谨慎,就准OK,相反,你若是一心想给考官炫耀你国人的技术,弄得他神经紧张,绝对完蛋,弄不好他叫你停车,改由他开车回考点!你吓坏他了,还指望通过?!


  每天上下班时间开车是一件令人心烦的事情。名车越来越多,马路越来越窄。刚满16岁的少爷开着敞篷车招摇过市,车里的音像恨不得把马路都震出个坑来。而周末忙于送孩子去补习,弹钢琴,画画,游泳的师奶们以每小时三十公里的速度在限速60的车道上斯文的爬行,惹来无数赶去郊外度周末的人们不耐烦的滴滴声。


  这是一个看小病收钱,看大病免费,等看病可以等到死的国家


  新西兰的医疗体制跟国内不一样,每个人都要联系一个家庭医生,列入他的名单,看医生要预约,收费40元左右,有社区卡(穷人卡)则25元,看完了给药方,去药店抓药,医药完全分开。


  如果病比较重需要看专科医生,家医就给你联系医院,医院就给你排队。医院是免费的。但有时候排队很久,几个月,半年,一年都有,甚至有小病等成大病的,大病等到死的。


  急诊则可以马上去医院,马上可以看医生。有人抱怨急诊也要等好几个小时,电台里有一个华人说弄断了手指到医院竟等了6、7个小时才有医生问津。但以我多次带女儿去看病的经历看,一般等十多分钟、最多半小时左右就可以了。


  至于救护车拉来的病人,当然是马上得到护理了。急诊是免费的,但救护车的70多块费用,却要交。

微信咨询免中介费留学新西兰

Eric ( 微信号:tvc2594 )

Jason(微信号:181347633 )

Bruce (微信号:bruce8895 )

Jing (微信号:varekai_CJ )

Ripple(微信号:ripple526474 )

Ivy ( 微信号:ivyliu1990)

Shelly(微信号:shelly86902 )

新西兰:一个令人爱恨参半的地方


原创文章,作者:百伦君,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byron2005.com/post-103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