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新西兰仅两年,这名零零后小留学生已经判若两人了

中小学在读 媒体报道 学校介绍 学签申请 实例分享 生活在新西兰 留学新西兰 院校新闻

学习是一件让人快乐的事,怎么被扭曲成了对分数的迷恋?我宁愿不学。  
学习的目的,是成为一个会思考的人、习得能够改变世界的能力和视野。
乔布斯有着对手机的独特思考,他改变了世界;马斯克有着对汽车和火箭的独特思考,他正在改变世界。重视思考的学习者,就是未来的马斯克和乔布斯;这个世界,将因他们而不同。
放下刷题的笔,用思考去改变世界吧。

  – 何坤灵


上面这些话都是奥克兰ACG Parnell College 高中生何坤灵写在微信公众号文章里的话。两周前,这名来自中国成都的小留学生刚刚度过17岁生日。他是2015年7月来新西兰的,那年他14岁。

得知我想写小留学生故事,百伦移民留学公司介绍我认识了何坤灵。公司的Jing小姐告诉我,坤灵同两年前才来的时候判若两人。为了写这篇文章,这一阵子我没少看坤灵在微信公众号发的文章,还天天看他在朋友圈发的”每日精进“。越看,越对这名00后少年这两年在新西兰的成长进步大感兴趣。

前天,我转发了何坤灵今年过年前写的一篇文章《一个零零后留学生的自白:我16岁,这是我第三个回不了家的除夕》,不少读者朋友看后惊呼,这孩子太“成熟、稳重”了。

下面,是对何坤灵同学的采访录。

坤灵

何坤灵同学   (毛 芃 摄影)

1、你觉得自己这两年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答:这两年半变化确实很大,现在看以前写的东西,自己都会惊叹,都觉得不像是一个人了。

要说最大的变化,我想那就是新西兰的生活让我找到了活力

以前在国内读初中时,我曾被同学笑为“面瘫”,因为我很保守、不愿意表达自我。来新西兰后,面对开朗活泼的洋人小孩,一开始很难交流。不过现在,我已经有很多朋友,本地同学、各族裔同学都有。我每天同他们用英语聊天,聊人生、聊理想,聊各种有趣的东西。

IMG_5979

校外的草坪   (何坤灵摄影)

2、 出国留学是你自己的愿望还是父母的愿望?

答:我们家里一直都是民主讨论制。当时我父母告诉我有出国留学的机会,但没说多久,也没有说去哪个国家。

他们不会英文,没有海外生活经验。我于是在初二上半年花时间查找资料,我自己选择的国家、学校和入学时间。初二结束后,也就是 2015年7月,我来到新西兰。

这个过程中,我父母给我很大支持,他们用经验告诉我一些我没有考虑到的问题,同时支持我的选择。 他们说,如果在新西兰不适应可随时回国。当然,我没打算半途而废。

3、为何愿意出国留学呢?为什么选择了新西兰?怎么会选择到了百伦移民留学做中介、怎么选择了Parnell College高中? 

答:我在国内成绩中上水平,如果努力一把,应该可以考上国内大学。

为何会有出国意愿?我的直觉是成长不仅仅是考试成绩,还有一些综合的、不能用成绩来衡量的东西。这个东西,在目前国内的教育体制里很难得到培养和提升。

当时我和我妈妈一起查找了很多留学信息, 经过比较发现新西兰中小学的私立学校同国际水平相当,但性价比很高,于是选择了新西兰。

在新西兰呆的越久,越觉得这个选择是对的,因为新西兰是一个非常友善、开放和包容的国家,是一个真正的多元文化国家,作为一个华人,在此可以安身。

我和我母亲在网上对能找到的所有留学中介进行了筛选、评析和调查,经过综合对比,我们才找到了百伦移民留学公司这个免费的咨询平台。虽然当时同百伦的沟通方式不是很习惯,因为要用电子邮件沟通,而2015年那会儿我们在国内习惯用电话和QQ。除此之外, 百伦留学的服务是非常好的,细致耐心周到,安排的学校很靠谱,不收中介费和后续服务费。 当时他们和其它公司上万元的收费不同,不收中介费有点令人不放心,但事实证明我们的选择很正确。

IMG_5962

何坤灵每天早上6点多就起床了。(何坤灵摄影)

4、你在公众号文章里,提到刚来新西兰时有过不适应的时期。你是怎么从中走过来的?

答:我开始居住的寄宿家庭房屋面积很小,只有几个平米;我还住过各种让人郁闷的地方。不过现在住的是非常好的寄宿家庭。我妈上次来新西兰的时候我给她订的民宿,结果同民宿的主人交上朋友,我就搬来住了。

我是运气很好的人,这一点我很庆幸,也很感激。

生活中遇到挫折,只有自己坚强地去面对,去接受,去改变它,才能越来越幸运。 

刚开始时,我在学校里没有什么朋友,因为我英文不够好,很难同洋人同学交流。加上我当时个性很死板,同他们不在一个频率上。那个时候是寂寞的,熬过这段时期后才发现,所谓歧视,只是你不够强大。当你成为一个强者的时候,当你充满自信的时候,别人不会歧视你,会争着同你交朋友。

强者不是说你能打架,甚至也不是你拿到多么好的成绩;而是你能很自信地同身边的人交流,你能很自信地同洋人同学一起学习,能在功课上帮助他们,还能同他们一起玩体育。当你有了这个自信,没人能欺凌你,所有的人都会欢迎你。

IMG_5966

何坤灵在寄宿家庭过17岁生日,蛋糕是寄宿家庭的女儿 Cheskie Wilson 做的。(何坤灵提供图片)

IMG_5971

图为 Cheskie Wilson。何坤灵说,他们“正在一起打造微信上第一个海外00后烘培课。”(何坤灵提供图片)

 5、听安排你来新西兰留学的百伦移民留学公司说,这两年你有翻天覆地的变化。为什么会有这么大变化?学校和你父母分别起到什么作用?

答:别说这两年,就是现在看一年前我在朋友圈的记录,都能看出我思维方式的不同。

我想主要推手不是学校、不是父母,也不是我自己,能让我成长这么快的推手是真实世界。

拿我教古琴做例子,开始不怎么顺利,因为我自己是一个十几岁的孩子, 没有教学经验。但我在教的过程中,教学技能很快得到提升,我在做事情的过程中学会了怎么做事情。

2017年是我成长飞快的一年。我坚持写公众号文章,在国内上千人的会议上做分享,能去其他国家参加峰会,还主持一些年会活动。来自真实世界的动力在推动我成长。

在这个过程中,学校给我提供了一个很开放的环境, 例如我不需要做数学和物理作业,因为我课堂上基本上就把该学的学懂了,老师知道我每次考试都能取得好成绩,所以他们不强迫我做作业。

不同科目的学习方法是不一样的,数学、物理是通过练习获得一些经验,而文学或地理这种科目是需要同老师一起交流才能学到该学的东西。

在学习目的清晰的前提下,要找到适合自己的学习方法,让自己更高效地学习。

我父母也是持一种开明的态度,他们明白学习是有多种方式的。

如果没有父母的包容、支持和学校宽松的环境,我很难在过去的一年有那么多的成长,很难有那么多时间去做其他事情。

这一点我很感谢我的学校 – ACG Parnell college。

IMG_5798

伊隆·马斯克是何坤灵的榜样,他说他疲倦时就会翻翻马斯特的Intagram。(图片选自何坤灵的微信朋友圈)

6、在你眼里,新西兰学校的学习方法同中国的有什么不同么?

答:我感觉新西兰或我们ACG Parnell College的教育方式同中国最大的不同在于,我们更关注提升个体的综合学习能力,而不是在标准的考试中考高分。

这种观念的不同导致很多具体操作方法的不同,包括我们上课时更多时候是同老师进行交流,而不是老师讲,学生听。

正是这种交流让我们的学习更主动,学习效率更高。

学习的重点不是听课、听知识,而是通过与老师交流进行思维练脑。

IMG_5983

地理老师带学生们去奥克兰东、西海岸做田野调查。(何坤灵提供图片)

7、你在微信公众号文章中说出国旅行的费用是自己打工赚的。请问你是打什么工?你是如何平衡学习、打工和娱乐的关系?

答:具体的业务很多,很难说是打什么工,我也不把这些事情当成打工,因为我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并没有期望金钱回报。我相信我给世界提供价值,不管以什么价值,世界一定会对我有所奖赏,这个奖赏可以是人脉、可以是机会,也可能是表面上的金钱。

我不会为了金钱去提供价值,我相信我提供的价值本身,所以说我会帮助一些同学学一些科目,帮一些朋友创建自己的业务,我没想到从他们身上获得什么,我相信我只要提供了价值,就会有回报。

对我来说,并没有学习、工作、娱乐的三者平衡,因为这三种本来就是一体的, 都是我生活中的一部分。

在学校学习只是把思维磨了刀,要真正玩刀、耍刀,是要到真实的世界当中去的。

这一切都是非常有趣的,你在学校学的是你真正感兴趣的东西,你做的事情是让你夜不能寐的事情,这难道不够兴奋、难道不够放松吗?

我平时是不需要打游戏的,我随时出去同朋友们聊天散步,我们谈论的也是教育、成长、创业的话题,很轻松,这些对我来说是娱乐放松。

我的生活、娱乐、创业都是一体的,这是我的生活方式。

IMG_5981

何坤灵微信公众号的图片,介绍中国好学生同美国好学生的不同

8、请问你平时如何维系同父母的联络?

答:我每年回国两次,除了回成都看父母,还有其他业务,包括在线社群的线下活动,这些活动北京、上海、深圳都有,所以现在回国会跑很多地方,见很多人- 读者、组织方、合作伙伴等。

我小学时就没有同父母一起生活,小学时候我住校,每个星期我妈妈都有一天到学校来陪我散步,散步的时候我们就聊天,聊各种事情。现在,我每周也有一天同母亲通话,交流一些话题,例如我们双方学到哪些好玩的事情、未来有什么发展计划、最近在投资上有什么决策要做。

虽然我同父母没有很强的依恋、依赖关系,但这两年如果不出国在父母身边,或是父母双方或一方跟着我在新西兰陪读,我的成长可能会很不同;肯定不会像今天这么有自主性、能做这么多业务、这么多事情。

做父母的总是想管束孩子,这是他们本能的欲望。但我们作为一个成熟的社会人在考虑自己的成长的时候,不能是母婴共生、不能成为巨婴。我们需要有自己的天地,自己的空间,这就是留学的意义 

我认为家长放手让孩子成长,这非常重要。 

9、对今后人生你有什么打算?希望自己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想要从事什么行业?

答:说起今后从事的行业,我现在已经在做了。我现在和小伙伴们做一种教育课程,我一直相信启发式教育,因为世界已经不像过去工业化时代,你只需考出高分、有某个技能就行了。现在的世界同过去大不一样了,你不再是一个齿轮或一个螺丝钉,我们每个人都是一个晶体管,都是信息处理终端。如果你只会处理一种信息或是连信息都不会处理,那对世界是没有太大价值的。

我想,对于每一个孩子来说,不再是寻找所谓有前途的学科或有发展的职业,而是去寻找自己最能做、最擅长做的事情。因为只有做这件事,你才能给世界创造最大的价值。

注意,重点不在于世界给你付了多少钱,而在于你给世界创造了多少能量。要做到这些,只能通过启发式教学来达到,而不是死记硬背课本公式,真实世界需要能够在现实中处理问题的人才。

当然,这是一个宏大的愿景。我们需要有一个方法论,从现在的教育体制向启发式教育体制过度。

考试有它的好处和科学性 ,但考法和内容是可以变化的。我们需要对考核端、教学端和评估端做综合的变化和改良,从而给学生提供一个更有启发式、更能发挥他们长处和天赋的教育体系,给他们更多的成长机会和成长可能性。

我现在就在同我的朋友一起打造一个课程,我认为有必要给大家看到不一样的学习方式、不一样的成长方式,让他们看到学习成长并不是高考这一条路, 还有那么多缤纷多彩的世界,那么多可能性,这都是我们可以去争取和探索的,我们不需要给自己的人生设限。

IMG_5975

Thomas Clark,何坤灵课程开发团队的一员。(何坤灵摄影)

10、最后一个问题,你最想对读者朋友们说些什么?

答:我希望家长和留学生朋友们能通过我的经历感受到一种全新的“成长模式”,在真实的世界中学习,而不是一个所谓的“课余打工”的留学生。

因为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世界观,一个注重在提供价值的同时成长,另一个注重在消费之余索取经济收入。我在用实际行动践行前者,我的目标是让更多朋友从后者中走出来。


采 访 校长Russell Brooke先生IMG_5807采访ACG Parnell College 校长Russell Brooke和13年级主任Anne McAtee女士。 (毛芃摄影)在采访何坤灵的同时,我也采访了他就读的奥克兰Parnell College 高中的校长Russell Brooke 先生。我的问题是:新西兰高中生的作业比中国高中生的作业少多了,作为校长,您对学习的理解是什么?

校长先生回答说:“学习不仅是考试取得好分数,学习的概念要远远大于分数。”

他说:“学习是学习如何思考,而不是机械地模仿、照抄。”

他还说:“学习是要学习如何用知识改变世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